水务论坛
商水文化

水利学会(历史栏目)

最新文章
丹凤水务局举办地下取水工程登记知
柞水县石镇供水改造工程招标公告
柞水县小岭镇供水工程招标公告
丹凤召开专题会议落实省市河长制督
全面推行河长制助力精准脱贫
市水务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盛卫带队赴
我的堂兄是河长
精心部署 现场观摩
加大丹江流
 
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水务论坛 >>商水文化
写给母亲
编辑:admin    供稿:商洛市二龙山水库管理处 任冬云 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年09月07日     浏览:171次

1

母亲活着的时候就想写一些关于母亲的文字,一直没有写成,转眼母亲离开我们已一年有余,是时候了。

在母亲走了的这一年多里,我和平凹先生一样,一个人时,常常在母亲睡过的床上坐坐,用手摸摸母亲用过的床单、枕头,仿佛母亲还在。

2

母亲临走前一年的那个冬天,在我这儿住了半个月,仔细想想,我最孝顺母亲的事就是留母亲住这半个月的事。当然不是说我的经济条件有多好,也不是说我都给母亲买了些啥吃了些啥,而是让母亲看到了居无定所、漂漂泊泊的我有了一个实在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,有了一个家。是我给了母亲一个放心。

虽然母亲九十高龄,可我觉得母亲没有老,活得明白。在我这儿半月里,但凡到了我儿子写作业的时间,母亲会像平凹先生的母亲一样,知道不能打扰,便静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不再走动。等到儿子写完作业后,母亲总要和我说说话,才肯睡去。见母亲这么大年龄陪我们睡得这么迟,我自然心里过意不去,头天晚上一再叮咛母亲明早多睡会儿。第二天,我摸索着起床洗漱、做好早餐,一回身,母亲已梳洗齐整在餐桌旁静静等候。我懂母亲,母亲疼我,想让我一次收拾零整。

说来奇怪,母亲早已耳背眼花,和她讲话须得一番“指手划脚”,或是附在耳旁大声喊叫,煞是费心,可母亲的灵性尤在。每次下班回家打开门的瞬间,母亲总是笑眯眯地站在门后迎我。母亲是如何知道女儿回家,又如何能听得见女儿的开门声!母亲总是说她啥都知道。也是,我的那一场险些夺命的大病,全家十几口人都在母亲面前只字不提,然而一向年迈早已不问世事的母亲断定大家有事瞒着她,硬是逼着我的大哥问她的小女儿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人?以至于此事后,由于各种事务缠身长时间不能回家时,我一定记得给小嫂嫂打个电话,向母亲捎去我的平安。

丈夫在家的日子,是我们娘俩最享受的日子,我有更多的时间陪母亲,给母亲洗头洗脚、剪剪指甲锤锤背。

正当我尽情享受着这人间美好情时,母亲执意要回乡下她的家。

母亲要回家,我和丈夫是拦不住的。

3

天还没大亮。

我知道母亲一定醒着。

轻轻跪在母亲床边,慢慢用手摸摸母亲的额头:老太太,不听话。


面对责怪,母亲笑而不答,只是用她的双手紧紧攥住我的另一只手,生怕再次失去曾经差点失去了的我这个女儿。

四目相对处,竟再无言语。

此时的母亲像个孩子一样,像小时候的我一样。小时候我宁愿坐在母亲身旁打盹,也要等到煎中药的母亲一起睡觉;小时候在母亲回家的路上有着我多少回期待、守候和迎接;小时候母亲摸我额头的手、给我抓痒痒的手啊……

母亲是我,我是母亲。

4

母亲走了,刚刚过完那个冬日后的春节就走了。

匆匆赶到的我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。

母亲静静地趟着,张着嘴不肯闭合。

我跪在母亲床边,慢慢地用手托住母亲的下巴,用另一只手抓住还留有一丝体温的母亲的一只手,一只再也攥不住我手的手,附在母亲耳边轻声问:妈,我回来啦。妈,我们兄妹五个都在你身边,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吗?

母亲听见了我的话,也听懂了我的话。母亲的嘴合上了,静静地趟着。

屋外,大雪纷纷,顷刻,天地一色!

版权所有:商洛市水务局  地址:商洛市北新街 134号  联系电话:0914-2389855  投稿邮箱:slshuiwuxxk@163.com  
技术支持:大一科技  陕ICP备14002694号-1       站点地图
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55号  网站标识码:6110000010
执行时间135ms